宏晋小执梓

不喜欢SpeXial的大麦不是好海宝,最近心头肉是OG和龄龙

自己折腾半天给自己做的手机壳图片!自我感觉良好~

宣群!德云社粉丝群!每个星期不定期送签名和广德楼门票!所有喜欢德云社的粉丝都可以加!不需要审核!不过要先加我然后邀请进群~还有小哥哥小姐姐来扩列~
加的标签是为了让更多人看到,cp粉也是可以进群的!还有大家一起愉快的玩耍~

新建了一个龄龙群!之前一直想加一个龄龙群,结果一直没有找到。所以就干脆自己建一个。然后喜欢德云社的小伙伴都可以一起玩耍!除了龄龙!九辫、堂良、祥林!还有各种cp都可以磕呀!群里没有什么群规!大家就一起随意的聊天就好!\^O^/

海贼王

                                   
青丘之王赵泳鑫又在历劫了,这最后一次雷劫他历了八遍,次次都在最后被一锤子敲下来……
没错,一锤子!他身为堂堂青丘一族,成仙率最高的上古神兽之一――九尾狐。不是被雷劫劈得魂飞魄散、也不是成功登仙。而是在历尽九天雷劫之后,虚弱魂魄飞升之际,总是莫名的被云端里飞出的一个锤子硬生生的砸下来。前前后后一共八次,次次如此,是男人根本不能忍!
好在身为上古神兽,他每一百年都能上天庭叙职半月,他决定这一次叙职的时候先好好教训一下那个一锤子把他砸下来的雷公!
那个男人!不就是一千年前不小心看了他在天河洗澡么……都是男人又有什么大不了的,记仇竟然记了一千年,还对他说什么――不娶何撩……两个大老爷们,谁娶谁呀!让他被雷劈了八次的雷公,简直是小肚鸡肠,想到这个……不禁又莫名想起了那次在天河边,看到的那个窈窕身影……让他当时诗兴大发,吟诗一首,结果那人转过身后,他惊讶的发现此人竟然是天帝王浩的胞弟兼雷公的――檀健次,当即落荒而逃。想到这里,赵泳鑫摇了摇头,还是不教训了,道个歉吧……
还没有来得及去道歉的赵泳鑫就遇到了月老池约翰,约翰好酒,苦于无人陪他痛饮,看到狐王赵泳鑫当即拉着他就走,两人喝了三日
半醉之际,约翰眯起眼睛说――老赵呀,你知道为什么健次老是让你历劫不成么?
赵泳鑫迷惑的摇了摇头
抱着酒坛又喝了一口,约翰醉醺醺的打了一个嗝,伸手比划了一下才缓缓开口――那是因为,雷公有次在我这里看了下姻缘册,你红线的那一端……就是他呀……

第一张人兽图……

公子如此多娇——番外【一】风纶

万千枫树集天地精华为一处,经万年风霜,方才得一株成灵,化作人身

钟灵毓秀,他翩然于山水之间。终日吸风饮露,与花草树木相伴,虽有人身,天赐其名‘以纶’,却不谙世事

一朝,山外皇权更替,亲信被诛。他成了漏网之鱼,伤痕累累地逃进了与世隔绝的深山中,也无意闯入了以纶的眼

千年寂寞,以纶对这个闯入者很是好奇。于是治好了对方的伤

他睁眼时,身旁有一男子

嘴角弯弯,酒窝浅浅,眸子里尽是灵动之气

只见那人用手撑着脑袋问:“你是谁呀?为何会来我这?”

“我……”

“你不想说就罢了,我在这里待了千年无聊死了……你来了能陪我么?”

“千年?你……”

“我本是山间的一株枫树,孕育万年方才成灵,你怕我……”

“怎会……”人心方是世间最险恶的吧……如若不然他又怎会被亲信暗算,落的如此下场……

“我名风田,原本为均天国的皇子,被人陷害逃至此处,你可否愿意收留我……”

以纶虽心思无暇,但身具灵根,对他所诉世事,自有几分堪破

二人朝夕相伴

但当风田身负血海深仇,满腔热血准备出山时,以纶心中不舍,却并未阻止。只是将自己的一半精魄封入一片枫叶之中,嘱咐风田贴身佩戴

风田不明所以,只是照做,临走时拉着以纶的手发誓

“你且在这里等我,复国之日,定迎你出山为后!”以纶苦笑而不语

下山后风田召集旧部,慢慢发展,其中自然少不了政治联姻

他对此游刃有余,众人皆道其有王者之气,却不知能对其有所触动的,不过是那段在山中与那人相守的岁月

三年后,正式与根基未稳的叛国开战

最后后决定性的一战,他披甲亲征,鏖战之间,敌军处飞来一支暗箭,直直地插入他的胸口,转瞬又弹出,他只觉得心脉处一痛,却滴血未留

己方士气大振,转瞬破城

他被簇拥上王位,取出枫叶,经年不枯的树叶,毫无征兆的化为齑粉

他怔怔的看着空落落的手掌,心中怅然若失

他将国事交给几个亲信,自己策马狂奔

三日后,终于到了山下,约定的地方,却不见他的身影,只立着一株半开的枫树……

枫树下站着个孩子,听到马蹄声,歪着头看着他,眉眼间依稀是故人模样

半响,脆生生地道:“我闻着你身上都枫叶香了,你是不是父亲?”

心中一阵柔软,他走过去将孩子抱起,低声道:“你爹爹呢?”

孩子伸手一指那半开的枫树:“爹爹在哪里,三天前爹爹带叶儿来这等父亲,然后忽然就变成那颗树了,叶儿怎么叫爹爹他的不应……”

说完委屈地扁扁嘴,拉着他的手问:“父亲,为什么你回来了,爹爹就不见了,你是不是惹爹爹生气了?你跟爹爹道个歉好不好,叶儿好想爹爹……”

风田怔怔地看着那棵枫树,眼前闪过几日前那片破损的枫叶……

半响,他放下了孩子走过去,伸手抚着树干,低声道:“我回来了……”

宫中已备好凤冠霞帔,我亲自画的图样,你穿上一定很美,我们回去和孩子一起,一家三口快快乐乐的,别再跟我闹脾气了

好不好……不知不觉间,他已是泪流满面

他终是回了国,励精图治,成了前无古人的中兴之主

几十年的帝王生涯中,他后宫佳丽众多,却从未宠幸一人,后位也始终虚着,身后仅有一子,名为风叶,立为太子,可无人知其母……

那套皇后仪装,始终摆在椒房殿中,成了宫中最大的禁忌

他的最后一道旨意,是命人在他死后

将之葬在百里外一座无名青山中,与一株枫树相伴,终年不得祭拜

…………

公子如此多娇【三】(宏晋/微全员)

黄家是功臣名将之家,黄伟晋的父亲黄明翰当年护驾有功,手中还有一封先帝赐的福无字诏书,恩宠可见一斑

当黄伟晋告诉娘亲,自己要嫁给罗宏正时,黄夫人沉默了许久:“罗宏正的为人,我和你爹都看不透,况且他还是寺唯国送来的质子,小晋,你可要三思啊!”

但是黄伟晋做好的决定九头牛都拉不回来。当他们的婚事被呈送给皇上的时候,皇上并没有反对,下次给他两赐婚。

距离他们婚事还有半个月时,黄伟晋想去街头买些东西,罗宏正二话没说就陪同。一路上黄伟晋买了都直接扔给罗宏正,他笑呵呵地帮他接着

“看!是盐酥鸡,我最喜欢了”黄伟晋正激动地喊着,恰好一辆马车冲撞过来,黄伟晋在原地一脸呆愣

忽然腰肢被猛地一扣,罗宏正带他退到了一边,满目严厉愤怒的光:“你在干什么?没有看到那辆马车吗?”

黄伟晋脸上的表情有些委屈了,罗宏正无奈道:“你去前面的酒楼等我可好,我帮你买盐酥鸡”

黄伟晋那心的等待着罗宏正的到来,就在他疑惑他怎么还没来时,忽然听到一声尖叫声——

“杀人了!天啊!杀人了……”

黄伟晋心里猛地一跳,有种不祥的预感,立刻冲出了酒楼

他四处寻找罗宏正的身影,见他去的那个方向围了不少的人,他的心头莫名一跳,可千万不能,千万不能是他啊……

黄伟晋着急的推开了人群,望着背对着自己的黑衣人,还有那个熟悉的身影,一瞬间他连思考都没有,就冲了上去。刚刚靠近那个黑衣人,就被人护在了怀中,然后他听到了刀子划破锦缎的声音

“不……”黄伟晋尖叫着,望着护着自己的人,他脸上还挂着虚弱的微笑,无声道:“我没事……”

罗宏正重重地摔在地上,在黄伟晋眼中,就像是整个世界崩塌了一样:“不!不要……罗宏正,你会没事的!来人啊!赶紧来人啊……”

黄伟晋一直在罗宏正的身边,纵使来了一拨又一拨的太医,救活的几率依然很小。因为那几刀距离心脏太近了,只能用续命丸留着一口气。可是黄伟晋就是坚持,他一定会活下来的,他一句话都不说,不声不响的在罗宏正身边照顾他

“晋儿,若是罗宏正真的……”

“娘亲,我早已是罗宏正的人了,没有他我可能早就不在了,若是他醒不过来的话,我就一直一直陪在他身边照顾他,哪怕有一丝生机我都不会放弃的”黄夫人又气又伤心,“你这个孩子啊……”

黄伟晋眸光坚定道:“娘亲,你知不知道?他倒下的时候,手里还紧紧攥着我最喜欢的盐酥鸡,那时候我才明白,这个世上不会有比他更爱我的人了”

黄伟晋日复一日日的照顾着他,直到一天,有个下人来通报,说是门口有名女子称自己可以救活罗宏正

她身着彩色短裙,头戴孔雀翎与小毡帽,对着黄伟晋道:“我是云族人,我可以救活罗宏正”

黄伟晋一直在外贴有通告,只要能救活罗宏正,不论是什么条件都答应……

这突如其来的消息,让黄伟晋激动的同时更多的是怀疑:“真的吗……”毕竟失望太多次了

“我用我性命保证,想必黄公子听说过云族人吧……”

云族之人,有通灵之术,据说还能起死回生。黄伟晋慌忙道:“你放心,你有什么条件尽管说”

“我的条件就两个”她勾唇一笑,毡帽下露出她精致的下巴“第一,人我带走;第二,无字诏书,我也要!”

黄伟晋毫不犹豫道:“好,我全都答应你……”

半夜时,他悄悄从爹爹的书房里偷来的无字诏书交到女子手中,就在马车快要离开视野中,他猛地想到了什么,狼狈地追了上去:“什么时候……什么时候……我才能见到他……”

回答他的却只有远去的马蹄声……

公子如此多娇 【二】 (宏晋/微全员)

然而狩猎一行并没有黄伟晋想的那么顺利

“等……等等……”马车刚一停下来,黄伟晋就冲下马车,在草地里不停呕吐起来了。天知道他昨天晚上究竟吃了什么啊!竟然难受的这么厉害。皇上的大队伍都已经离开了,也只剩下他和车夫,还有……距离他不远的罗宏正

接过罗宏正递来的巾帕,黄伟晋感激一笑。觉得心里好受了许多,擦了擦嘴巴,有气无力道:“罗公子,真是谢谢你了啊……”

罗宏正挑挑眉:“公子为何要坚持跟着去狩猎呢?”

“当然是因为林将军啊!”黄伟晋想都没想直接说了出来,他得意道:“本宫要抓住这次狩猎的机会,让林将军喜欢上本宫,然后皇上就可以为我们赐婚了!”

罗宏正眸光暗沉起来,没想到他还是喜欢林子闳。不管是计划上还是感情上,都让他有些不舒服,看来自己还是动作慢了啊……他把玩着手中的黑色小球,寻了个无人的地方点燃了它

就在这个时候,忽然一枝飞箭射中了皇上乘骑的马,侍卫大吼一声保护皇上,接着出现了许多蒙面黑衣人

这种危急的情况下,黄伟晋首先想着的是林将军他究竟在哪里。他从马车上跳了下来,四处寻找着,终于找到林将军的身影,他兴奋地喊:“林将军,林将军……”

林将军这个时候哪里有时间管黄伟晋,正跟刺客们激烈打斗着。黄伟晋这个时候忽然瞥见树上有黑衣人射箭偷袭,舍不得孩子套不住狼,他瞅准这个机会冲了上去。果然背后中了一箭。

林将军眼中却只有对手,并未发现躺在地上一动不能动的黄伟晋。

黄伟晋忽然觉得好悲催啊!背后疼的让他眼泪直流。没想到这个箭上面竟然有毒,很快黄伟晋就感觉气息不顺,眼前一黑晕了过去。一直默默观察战况的罗宏正走了出来,抱起晕过去的黄伟晋。忍不住在心里暗道了一声,傻瓜……

不知道过了多久,黄伟晋觉得身上冰冷。等他睁开眼睛,诧异的发现自己的衣裳竟然被解开了。他想都没想,直接一巴掌打了过去。

罗宏镇正抬起头来,目光深沉地望着他。见他唇上发青带着乌黑的血,黄伟晋这才感觉不对劲起来

“你……”低头一看,这才发现自己的伤口被衣袍包起来。在身边则是有一摊血,联想到了什么,他震惊地望着罗宏正,他竟然帮他吸出毒血来!

“罗宏正,你……”

他对着她虚弱的一笑“你没事就好……”身子朝着一边倒去。

黄伟晋冲了过去,紧紧抱住了他,眼泪掉了下来,心里某个地方塌软了

罗宏正一度情况危急,没想到回到宫中。因为他是质子的缘故,竟然都没有太医愿意来诊治。黄伟晋用自己的身份硬是逼着一个太医过来了,自己在他身边照顾了三天三夜。

黄伟晋从来没有想过罗宏正会不顾自己的性命来救自己。以前,他一直幻想着一天。当自己遇到危险的时候心上之人从天而降拯救他于水火之中,他和他产生一段至死不渝的爱情。只是他没有想到那个人竟然是他。

罗宏正倒下的瞬间一下击垮了他的心理防线。他多么希望他能跟以往一样戏虐的笑着跟他说话,而不是毫无生机的躺在床上。他脑海里不断回放着跟罗宏正相遇的一幕幕,眼泪越流越多了。

在得知黄伟晋时不时去罗宏正那边后,丞相夫人不淡定了。他特意找到了黄伟晋“小晋,他可是质子啊……当年两国战争中寺唯国的大皇子可是丧了命啊……即使他对你好也是有所图谋,你怎么能动心呢!我会跟皇上请示,尽快给罗宏正安排婚事的”

黄伟晋听了心底一沉,丞相夫人不许她再去照顾他了。

几日后,罗宏正醒了过来。在得知黄伟晋无微不至地照顾自己后,嘴角微微勾起,眼里是喜悦的光。但还来不及去找他,却接收到宫里的消息“罗公子,过几日在御花园有场相亲会,还希望罗公子到时候务必到达,适时会有许多未婚少男少女参加的!”

罗宏正却是愣住了,在他的追问下才得知是丞相夫人提议贵妃娘娘办的。他眼里闪过一道冷光来

相亲会那日,黄伟晋在宫中坐立不安,一想到罗宏正会跟其他女子或男子成婚,他就醋意满满。最后坐不住了,换了衣服直接奔向御花园。但他刚一进去,就见到不少莺莺燕燕把罗宏正给围住了,看得黄伟晋是一肚子火气

罗宏正也注意到了黄伟晋,看到他那生气的小模样,勾了勾唇 。但他不确定他是否真的心里有他,于是故意疏离道“公子,你怎么也来了?”

黄伟晋看着他,脑海里顿时浮现出了那日替罗宏正诊治的太医的话。太医告诉他,罗宏正中的那种毒只有寺唯国皇室才用,当时他的心猛地一沉,冷下脸来用身份压住太医,命令他不许告诉第二个人,就当没有这件事。只是他不确定了,罗宏正究竟是喜欢他还是在故意设局来利用他。在没有弄清这个问题前,他不打算让罗宏正知道自己的心意,只会控制不了拼命想见到他的心思。他摇摇头,故意冷漠道:“关你什么事,本宫爱去哪里就去哪里!”

罗宏正又是一笑,淡淡地道:“的确不关在下的事,不过……公子你没有发现吗,这里来的可都是二八年华未嫁未娶的女子和男子啊,皇上是有意给我们这种单身的优秀臣子创造机会的……”

二八年华的未婚未嫁的男子女子,怎么不管怎么听都觉得刺耳了。再看看罗宏正那个神色,明显是在膈应自己啊,自己有什么不如那些男子的吗?

黄伟晋心里又是酸涩又是难受,硬是忍住暴怒的冲动,挤出一抹笑道:“那就恭喜罗公子能在这里找到一个可心的,二八年华的,温柔似水的人……”话音一落,黄伟晋长袖一甩就愤然离去,他狠狠咬着自己的下唇,要不然,自己会被活活气死

一转身,黄伟晋看到了独自喝酒的林子闳。于是仗着自己身份的优势,直接坐了过去,眼角瞥了瞥一旁的罗宏正,对着林子闳嫣然一笑:“自从秋狩一别,伟晋对将军甚是思念呢……”

“公子,狩猎时是在下救了你,当时你还躺在我怀里,扯着在下的衣裳不让在下离开啊……”

听到这样煞风景的声音,黄伟晋下意识地紧紧捏住了酒杯,转过头来,望着自己对面的罗宏正,笑眯眯的,咬牙切齿道:“是吗?我怎么不记得了?”

“公子记性可真差啊 ,不就是你替林将军挡下那一剑的时候吗,林将军为了杀敌没能顾上公子呀……”

一瞬间,林子闳很是感动,立刻起身给黄伟晋敬酒:“多谢公子……”

“看来公子马上就要如愿以偿了呀,林将军可是年轻有为忠诚可靠啊,公子不枉白白挨了一箭……”

这话听的黄伟晋心里一凉,他没有想到罗宏正竟然说出这种话来,心里酸涩不已,他直接倒上一杯酒,对着林将军道:“林将军若是愿意饮下这杯酒,我们就如罗公子所说的,干脆凑成一对吧!”

林子闳立刻深深低下头来:“臣……很是惶恐……并且臣喜欢女子……”说着腾地一下起身,逃一般的离开了宴席

听到罗宏正平淡的说着把他推给别人的话,黄伟晋都不知该说些什么了,也起身打算离开

这时候罗宏正却冷嘲热讽道:“林将军一离开公子就要跟着离开了吗,真的是可惜这一桌子好酒好菜的呀,公子你这样穷追不舍,林将军恐怕不会喜欢的啊………”

黄伟晋快要气炸了,抓起桌上的酒壶直接往嘴里灌,自己为什么要给他伤害自己的机会!

不一会儿,黄伟晋已经半壶酒入肚了,进入了胡言乱语状态。一旁的宫人见了,是不是要送公子回寝宫。没想到喝醉的黄伟晋大声叫嚷着他要回丞相府,受伤的孩子总是格外的想家,那些宫人都拗不过黄伟晋

罗宏正无奈道:“准备马车吧,我护送公子回丞相府”

可是在半路上时,黄伟晋竟然吐了,还吐得罗宏正一身,无奈之下只好在一家客栈停下了马车。罗宏正正直接抱着黄伟晋上了楼,当他把他放在床上时,黄伟晋突然睁开了眼睛,一把抓住他的衣领,醉眼朦胧中,他愤怒而又激动道:“为什么?为什么你要这样对我?明明我想勾引的是林将军,结果却喜欢上了你,但是你为什么要这样伤害我呀……”

罗宏正眸光幽深的望着他,这个时候黄伟晋一个翻身压在了罗宏正的身上,迷迷糊糊地吻上了他……

翌日

“啊啊啊啊啊啊~~~~”黄伟晋用被子紧紧地捂着自己,惊声尖叫起来,猛的一脚踹了过去,还在沉睡的某人直接啪的一声摔在了地上

罗宏正从地上爬了起来,一脸迷茫的揉着眼睛,黄伟晋吓得又是一脚踢了过去。他看了一下被子什么都没有穿的自己,简直想死的心都有了。天啊!到底发生了什么,为什么他都不记得了!

罗宏正再次爬到了床边上,很是委屈的说:“公子,昨天是你先扑上来的……”

一个惊雷在耳边响起,黄伟晋脸一黑,怎么可能!可是房间里的一切已经说明昨天晚上到底是有多么激烈了。他脑海中中也隐隐出现了一些零零碎碎的画面…………

好像……真的……是他……主动的!

见他没出声,罗宏正又道:“你难道不打算……对在下负责了吗?”他抱着自己的衣裳,眨了眨眼睛,很是腼腆地开口说:“在下是第一次呢……”

黄伟晋嘴角猛地抽搐了几下,泥马!老子也是第一次好不好!但看着罗宏正的模样,心里又是惆怅又是激动。半响后,他深吸一口气,眼睛一动不动的盯着罗宏正,说了十八年来最重要,也最发自真心的一句话:“我负责!”

哪怕心中对他还有怀疑,哪怕他也许并不爱他,但这唯一的一次机会,他想要牢牢抓住

作者有话说:
这应该会是一篇生子文,但是并不是ABO设定,因为我自己也没有搞懂什么是ABO……
这篇小说的世界观也是我自己想象的😜😝😝